耶稣基督福音家园:见证

见证,为主坐监,我从来不后悔,因为祂曾为我舍命!这许多年狱中生活,讥诮、捆绑、毒打,都不好受!但最苦的是,不让我读主的话。小时候家里的长辈常说,在我还未出生前,我们家里每天烧,认识为全人类钉十字架的代罪羔羊神的儿子救主耶稣基督教的福音网站。

《福音见证》瓦器里有宝贝

点击用繁体中文浏览

为主坐监,我从来不后悔,因为祂曾为我舍命!这许多年狱中生活,讥诮、捆绑、毒打,都不好受!但最苦的是,不让我读主的话。

小时候家里的长辈常说,在我还未出生前,我们家里每天烧香祭奠,拜各种各样的偶像;但有一次,全家人长疮,求鬼拜神不灵,药石无效,弄得倾家荡产,苦不堪言。我舅舅是位传道人,在全家人走投无路,求助无门的情形下,他把我们家的偶像全给毁了,没想到无名的毒疮竟然不药而愈。从此,我祖母、父亲、母亲、及姑姑们,都信了耶稣。

我出生后不久,尚未懂事,祖母和母亲就把我奉献给主了,每周日带我去听福音。那时候的人都把我们当成信洋教的,许多小朋友借故欺负我,打我、骂我,小时候还会还手,直到大了一点,才知道这是为主受逼迫。

一九五一年,那年我正好二十岁,和小我四岁的妻子结婚,她也是一位基督徒。在我们生了两个女儿后,因我家人口众多,家族往来复杂,为着能好好的服事主,我和妻子带着孩子搬到了岳母家。我的岳母大半辈子守寡,自个儿吃粗的、穿破的,却给弟兄姊妹最好的,扶助软弱的,安慰受创的,每天过不住的祷告、亲近神的生活。她这样绝对的爱主,深深影响了我们夫妻和孩子们。

因家中有基督徒聚会而坐了牢

在我们家出入的人,都是来聚会的,从早到晚,少则三、五人,多则上百,不管环境多么艰难,从不间断。一九六○年,因政府向苏联还债,口粮奇缺,老百姓没吃的,妻子没奶水餧儿子,他出生不到半岁就死了。一九七二年,十九岁的大女儿得了肺结核,服药无效而离世。若没有主亲自安慰我们,两次的打击都让我们夫妻俩痛不欲生。

虽然常是没吃、没穿的,但我们总是在喜乐中享受主,享受弟兄姊妹在一起的唱诗、祷告;而我妻子煮的大锅饭,凡是弟兄姊妹来聚会的,谁来就给谁吃,一点不吝惜。结果,就有邻居说大家都不彀吃了,我们怎么还能分给人呢?就说我们不是诈财就是有外人支持!一九七五年十月,公安将我抓起来审讯一周,逼人用谎言批判我,又把我送到县看守所审问了几个月。审讯时,他们说我很清白,没有外人送我物质;但群众控告我,女儿生病不给吃药,只管祷告,女儿死了又没有很伤心的哭号,一定是我们故意把女儿谋害的。之后,当然他们也查出了我并没有不救女儿,只是他们很难明白,这么个聪明乖巧的女儿,又这么疼她,怎么不见像其他人一样的哀号伤恸呢?因为我们有主,我们知道主已接女儿脱离这地上的苦难,当主再来的时候,我们和女儿还要再见面,同享天上的喜乐!

收取外资与谋杀女儿的罪名都不成立,我被按了甚么罪名呢?因为我爱主,就说我是“小群派”,按了个跟倪柝声同样的罪名。其实,我从未见过倪柝声弟兄,但我读过他讲的信息,完全出自神圣生命的发表,让我很得着供应。就这样,他们以现行反革命罪将我判刑五年,但我心里很平安,因为我没有作过一件对不起国家、人民的事,我只不过是清心爱主罢了!

文化大革命期间无尽的批斗

其实,在一九七五年之前,也就是文化大革命的那几年,每次的批斗我都有分,因为我被列为黑五类中的坏分子,为甚么呢?因为文化大革命就是要破四旧、立四新,而我读的圣经、诗歌、信息,通通都是四旧,都要被收走、烧毁,并把我当作牛、鬼、蛇、神。这样,我被抓到台上受批判的次数,大概不下几百次!有时,正在家中吃饭,红卫兵站在门外叫一声,我就得赶快跟他们走。还有一次,那是最炎热的一天,我身上只穿一件短裤,一群人就把我绑到会场,场中有许多人被批判,但因为信耶稣被批判的只有我一人。在我身后,有两个小伙子,一人拎我一只胳臂,向前挪移一步,就跪在地上,汗水如大雨般淋满全身!且每移动一次,两个小伙子的拳头就往我背上揍!连邻居都很讶异,这么重的拳头,这么多的毒打,我居然还挨得住?但感谢主,我没有昏倒,但这并不是我能挨,而是主把我带过来!叫我在这过程中,并不感觉他们是怎么待我,只知道主在我里面对我说,一切的辱骂、痛苦,都是落在主身上,主都替我担当了!

一九七五年我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刑五年,并被送到河南省西华县五二农场,以强制劳动服刑。至一九八○年一月,邓小平上台后,农场裁定我构不成现行反革命,而宣告无罪释放,结束了第一次的监狱生涯。

因传福音再被抓进牢里

由于在一九七九年年底,李常受弟兄关于生命与灵等真理的信息经香港传到内地,使我一出监后,得知这些信息深蒙光照。知道神是灵,拜祂的,要在灵和真实里敬拜。(约翰福音四章二十四节。)我们也开始知道,要用灵呼求主名,操练灵;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哥林多前书六章十七节。)懂得运用灵享受主,让我们从死的宗教范围内被释放出来,当时面对如此简单易懂而又可实际操练的路,内心真是欣喜若狂!因此,我们弟兄姊妹就组成了福音队,不分日夜大传福音,无论到那里都操练释放灵,带人藉着呼求主名而得着神圣的生命,(罗马书十章十三节,)迁入神爱子的国度,这让神圣生命掌权的范围内。这样在两年半的时间内,全县十六个乡镇中,有十四个乡镇已点燃了国度福音的烈火。

一九八三年,我们传扬国度的福音正达到高潮,逼迫接踵而来。六月中旬,政府贴出告示,定我们为“呼喊派”,并有人上告中央说,若让我们这些人发展到百分之七十,中国共产党就要变色了。于是,一九八三年七月我再度被抓进监狱。那时,全国因此被抓起来的人无以数计,全县更何止上百!他们并没有查出我有甚么反对党或违反国家人民利益的行为,但仍然把我判了十二年重刑,罪名是反革命呼喊派。“呼喊派”是政府强加给我们的名称,就像“小群派”也是那些宗教人士取的,这都不是我们应有的称呼。我们这些相信主、跟随主的人,名称应是门徒、信徒或基督徒。

我两次坐监,并无任何违反国家法律的事,就像查不出甚么罪的主耶稣,仍然被彼拉多钉了十字架。(路加福音二十三章四节。)第一次我坐监五年,但终得平反,宣告无罪释放;第二次,我虽提出并无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动机,又无推翻的目的,怎能算是反革命呢?但他们仍然关了我九年。在这段高墙内的年日中,不能读经、不能唱诗,但在我里面仍然深深的享受,这住在牢中无时无刻不能经历的主。祂在我的呼求和祷告中的同在,是真而又真的。我享受我惟一的主,奇妙的主,祂是又真又活而又实际的。因此,我总是面色和蔼,少有苦闷,别人就觉得奇怪,而产生羡慕,于是我就趁此把福音传给他们,或是同监的犯人,或是监狱管理人,让他们也得着在主里的喜乐。

为主坐监,我从来不后悔,因为祂曾为我舍命!这许多年狱中生活,讥诮、捆绑、毒打,都不好受!但最苦的是,不让我读主的话。然而,主还是陪伴我,用祂的大能保守我,不断的在我里面加力给我,叫我藉着信成了祂美好的见证人。(希伯来书十一章三十八至三十九节。)

家破人亡的家是属于主的

事实上,从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这段戴高帽子、被批斗、游街的期间,不仅我一人,我们全家都置身于无理的虐待中。我的妻子在我坐监后,就靠整天在农田的劳动,来养活六个儿女;夜晚又担心有坏人闯进我家,怎么办呢?只有祷告!一到晚上,她就要到每个孩子的床前,一个个陪他们祷告。念小学的女儿在学校里遭老师用棍子敲她的头,一边打一边吼着:“你这反动家庭的孩子!…”让她实在无法再读下去,而成了个不识字的人。儿子在学校里,也是同样要被叫起来接受站台的批判,放学回家后还得继续被迫劳动;参加劳动时被别的小孩子毒打,但打人的并不放过我们,还要我妻子陪孩子去道歉才了事。虽然如此,我们还要为那些逼迫我们的人祷告,求主释放他们、拯救他们,脱离黑暗的辖制,显出祂的大能。果然,打我们的人,一家一家的得救了,福音在这里扩展开来;以至于像我们这个不到两百人的村子,就有三处地方聚会,从早到晚有读经、祷告,真是喜乐!

一九七六年我大儿子初中毕业,因着我们是黑五类家庭,我又是因反革命被判刑,所以他不能受推荐入高中,就在家里劳动。后来经亲戚介绍,去念了一个离家三公里、师资差、校舍是草屋的村办高中,每天来回走泥泞路;念了两年后,各科平均都是九十九点七,又正逢一九七八年高考制度恢复,父母不影响子女的前途。这样,我大儿子就考上了大学,那时真惊动了整个村子,没人敢相信这鸡窝里怎能出凤凰?甚至还有反对我们的人,想让我儿子收不到录取通知书;好在我妻子无论如何,总在主前静静祷告,靠主一路引领,才让儿子顺利上了大学。

大儿子大学毕业后,教书两年考上了硕士,两年半后又考上了博士研究生。读了两年半,正逢博士答辩的时候,我的四女儿却因车祸离世,噩耗传来,儿子研究所的领导,怕影响他,故在他答辩通过后,才把噩耗电报及返乡的火车票交给他,但他已经赶不上妹妹的葬礼了。我四女儿去世的时候,我正在坐监,二儿子上书保我出去办女儿的后事,但被监狱领导拒绝了!而大儿子也不在家,是主内弟兄姊妹亲手把我女儿埋了!大儿子回到家,面对母亲,看见爸爸坐监、妹妹去世,没有埋怨,只说,“主阿,虽然在人看来家破人亡!但这个家是属于你的!”

黑五类反革命的儿子到了美国

一九八八年,大儿子博士班毕业,许多国家邀他去作博士后研究。但在政审时,我坐监的事被他研究所的政治处知道了,就派人调查,逼我儿子非写出书面告白不可。他很无奈,就在报告中说,“我父亲坐监一事,一直未向组织报告,实属不忠。但我父亲为甚么会被关在监里呢?因为他是一个相信耶稣的人,在我国信仰自由的政策下,过敬虔且正确的基督徒生活,按着圣经纯正的启示,‘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罗马书十章十三节。)而天天呼求主耶稣的名。但遇上了一九八三年政府严厉打击‘呼喊派’,就被抓进了牢里。我父亲是真爱他所信靠的主耶稣,从没有作过任何不合国家法律的事;他的罪名是反革命,但这种罪名是以推翻无产阶级专政为目的,而我父亲根本没有参加过任何与政治有关的团体或行为。事实就是这样,组织要给我甚么样的处罚,我都没有怨言…。”

这一关虽然过了,但出国仍有障碍;几个国家都邀请他去,他最有兴趣的美国也催他赶快过去。他只好拿着邀请函向研究所的领导说,“美国的邀请函来,我该怎么回话呢?总要顾及国家的声誉,不好说我不能出国,是我父亲因信耶稣还被关在监里罢?”领导告诉他:“你就回信说,我们国家规定,学生毕业需留在国内工作一年,才可出国。”

这样,到一九八九年八月,大儿子才到美国芝加哥作博士后研究;一年后,在纽泽西工作。至今十年来,他天天与弟兄姊妹在一起传扬福音,过着喜乐的召会生活。如今,我们全家都到了美国,小儿子完成了硕士学位,小女儿仍在读书,两个大女儿虽没受过高等教育,却在召会里清心服事主。我们夫妻仍然天天把自己及孩子们,奉献在主前,求主使用我们全家每一位,成为祂的彰显。

祂的心意从不是叫我受苦

我所见证的这位主,祂是又真又活的神,在那些烽火烧杀、饥寒交迫的日子里,祂从没有离开我,不然,谁能经得起这些痛苦、折磨呢?然而,像我这样的例子,又何止千万?如倪柝声弟兄的同工张愚之弟兄,在一九五二年因信耶稣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判刑十五年,在新疆服刑后因病送回上海,又因把圣经的信息送人,而被拉出监狱枪毙,当时见着的人都说,张愚之被枪毙时,既安详又荣耀…。

我两次坐监,从来不觉得为主受苦,反而觉得荣耀。人说我跟从倪柝声、李常受,就定罪我,其实我从未见过他们,但他们的信息却让我能迈开属灵的步伐,向着标竿竭力奔跑。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主耶稣,但在我的深处,却是爱祂、经历祂、见证祂,祂真是实际,是带给我喜乐,带给我无尽丰富的活神。

感谢主!这是我的见证,但请不要注意我这个人的经历和感受,因为我只是一个破瓦器,主耶稣才是瓦器里的宝贝。阿利路亚!我这破瓦器里有活宝贝,主耶稣是惟一的宝贝,一切的能力乃是出于这宝贝!(哥林多后书四章七节。)神的心意从不是叫我受苦,乃是在受苦中认识祂的法则,而荣耀祂。我原是一个罪人,一个天然、败坏的人,主却爱了我,让我盛装祂的丰富!如今只求主再更多的将祂自己的成分赐给我,叫我能彀与弟兄姊妹一同在爱里,成为祂的彰显。

(白受恩)


——发表于2017年09月25日 ,耶稣基督福音家园-见证栏目,你可以查阅更多关于 见证 的内容,本文网址 /xinyangjianzheng/201709/12324.htm
上一篇:向至亲分享信仰——带领家人信主见证
下一篇:《每日见证分享》——悠远的牧歌

相关评论:

你目前浏览的位置:

你现在浏览:首页  >  见证《福音见证》瓦器里有宝贝

耶稣爱你,相关说明

朋友,你现在的心情好吗?需要安慰与学习吗? 例如,你有信心问题,请在下面点击【信心】、你忧虑烦恼请点【忧虑忧愁】、在困难痛苦中点【苦难患难】 按照所需点击下面相关的主题标签: 愿神赐福你!
灵命日粮  |  JesusChrist耶稣基督
孙大中  |  默想
圣经人物  |  信心
圣灵读经  |  基督教讲章
基督徒生活  |  旷野吗哪
圣灵  |  司布真每日灵修
祈祷祷告代祷  |  圣经祷告
苦难患难  |  神的应许
神的道神的事  |  基督徒每天灵修
人与神的关系  |  每日经历神
慕安德烈每日灵修  |  顺服
亲近主神  |  信心的支票簿
事工事奉侍奉服侍  |  每日天粮
神的恩赐  |  活水
感谢赞美主神  |  每日甘霖
荒漠甘泉  |  感恩
每日甘泉  |  天天天言
倚靠神  |  日用的饮食
信心读经  |  神的爱
圣经  |  谦卑
儆醒  |  教会
神的旨意  |  等候神
内在生活  |  保罗
爱心  |  生命的改造
精采在今天  |  试验试炼
盼望  |  亲爱的
敬畏神  |  平安喜乐
信靠神  |  大卫
神的恩典恩赐恩惠  |  奔向日出
信仰  |  见证
神的同在  |  耶稣福音
忧虑忧愁  |  忍耐
敬虔  |  奉献分享
圣经赞美  |  圣诞节
先知  |  赦免赦罪

每天读圣经推荐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认识耶稣基督是这一生最美好的祝福,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
感谢神的恩典 Copyright © 2009-2014 耶稣基督福音-彼此相爱 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